歡迎訪問江陰律師宋立波個人網站!

江陰律師

趙某康、王某浦訴云南曲靖卷煙廠著作權糾紛案

  趙某康、王某浦訴云南曲靖卷煙廠著作權糾紛案

  ---《五朵金花》狀告“五朵金花”,侵權還是不正當競爭?

  【撰文】本案被告曲靖卷煙廠代理人之一 李建明律師

  【案情概要】

  1958年為了向國慶十周年獻禮,周恩來總理指示,要創作一部以少數民族生活為題材的輕喜劇,當時的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陸定一、文化部副部長夏衍等同志也非常重視,夏衍同志還親自到云南大理考察,并組織當地的宣傳部門和作家參與策劃和創作,夏衍同志推薦了著名作家趙某康,而那時的趙某康正在云南西雙版納的勐??h下放勞動改造。

  接受云南省委宣傳部的指派后,原告趙某康以及王某浦專程赴云南大理體驗生活后合作創作完成了電影文學劇本《五朵金花》,作者署名為某康、某浦。

  隨后該劇本被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成同名電影于1959年公映,該片上映后社會反響強烈,并獲得1960年第二屆亞非電影節最佳導演銀鷹獎;金花的扮演者楊麗坤獲最佳女演員銀鷹獎。電影《五朵金花》在上個世紀70年代是一部家喻戶曉的具有濃郁云南白族風情、展現大理美麗風光的紅色愛情金典影片,五朵金花至今成為云南大理的代名詞,和云南的一張靚麗名片。

  1974年云南曲靖卷煙廠受《五朵金花》電影啟發,創立了“五朵金花”牌香煙,并于1983年依法注冊取得了“五朵金花”卷煙商標,。“五朵金花”牌香煙一經面世,立即成為曲靖卷煙廠的拳頭產品,遠銷全國和東歐等地并一直生產、銷售至今。

  原告趙某康陳述其于1981年移居美國,并取得美國國籍,趙某康認為曲靖卷煙廠未經其允許在香煙上使用并注冊“五朵金花”商標的行為侵犯了其著作權,遂與某浦一起于2001年2月5日向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曲靖卷煙廠,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賠禮道歉。

  【一審爭鋒】

  原告趙某康、王某浦認為:其享有對五朵金花電影劇本的著作權;被告使用五朵金花的名稱未經其許可;用于卷煙銷售,將美麗可愛的五朵金花轉化為20只香煙,歪曲作品的美好形象。請求法院判令:

  一、確認被告將其卷煙命名為《五朵金花》的行為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權;

  二、被告立即停止對原告著作權的侵害

  三、被告就其侵害行為向原告道歉……

  被告曲靖卷煙廠答辯,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理由:

  一、“五朵金花”不是原告獨創的、特有的,而是白族民間廣為流傳的稱謂;“金花”、“五朵金花”古已有之,泛指白族美麗的少女。

  二、五朵金花劇本的創作是職務行為,原告不享有著作權;

  三、即使原告享有著作權也過了訴訟時效,不應當受到保護;

  四、依照我國法律作品名稱不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范圍。……

  一審法院認為:

  1、原告趙某康、王某浦于1959年創作出版了電影文學劇本“五朵金花”,對該劇本兩原告依法享有著作權,受法律的保護。

  2、“金花”是白族婦女的稱謂,“五朵”也只是數詞和量詞的組合,“五朵金花”一旦獨立成句,僅能表現為5位白族婦女的稱謂,所以僅“五朵金花”一詞句,其表現的內涵并不屬于某個特定人的思想的獨特表現,也無法認為其反映了作者的全部思想或者思想的實質部份。因此,單就“五朵金花”一詞而言,得不到著作權保護。

  3、被告在1974年開始用“五朵金花”之名生產卷煙,1983年用“五朵金花”之名注冊了卷煙商標。著作權立法后,受著作權法調整保護的范圍為: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沒有具體明確表述對作品名稱進行保護,著作權法中所列舉的15種侵權行為也未包括對作品名稱構成侵權的情形。

  4、經中國國家版權局針對我院的函,作出權司(2001)65號“文學作品名稱不宜著作權法保護”的答復看,作品名稱不受著作權法的調整。綜上,原告訴請要求確認被告侵犯其著作權的請求,無法律依據。

  一審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趙某康、王某浦的訴訟請求。

  【一審上訴】

  原告趙某康、王某浦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做出了(2002)云高民三終字第30號民事裁定書:

  一、撤銷中華人民共和國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2001)昆民初字第82號民事判決;

  二、本案發回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

  【重審一審爭鋒】

  原告趙某康訴稱:被告曲靖卷煙廠未經二作者同意,擅自將"五朵金花"作為香煙商標使用,利用《五朵金花》的知名度進行牟利。被告的行為嚴重歪曲了原告和王某浦創作《五朵金花》的原意,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請求法院判令:

  一、依法確認被告將"五朵金花"作為其香煙商標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

  二、確認被告的行為屬不正當競爭行為;

  三、判令被告停止侵權,向原告賠禮道歉并消除影響;……

  被告曲靖卷煙廠答辯稱:

  一、原告創作《五朵金花》電影文學劇本的行為屬于職務行為,該劇本應為著作權屬于國家的特殊法人作品,原告不享有著作權。

  二、“金花”“五朵金花”古已有之,泛指白族美麗的少女,"五朵金花"四字不具有獨創性,而是自古在云南白族民間廣為流傳的用語,不受著作權法保護。

  三、曲靖卷煙廠將"五朵金花"四字作為商標使用,履行了法定的商標注冊手續,該行為合法、有效,不構成版權侵權,也未侵犯原告的任何在先權利。

  四、我國法律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是指發生在經營者之間、且產生的產品或者服務屬于同一領域、存在競爭關系的行為,曲靖卷煙廠的香煙和原告的電影劇本顯然不屬同一領域、也不存在競爭關系,因此,本案不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

  五、本案已超過訴訟時效,原告已喪失勝訴權。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認為:

  1、被告曲靖卷煙廠關于"電影文學劇本《五朵金花》的著作權應歸屬于國家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

  2、電影文學劇本《五朵金花》的名稱不能單獨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電影文學劇本《五朵金花》是一部完整的文學作品,但僅就"五朵金花"四字而言,并不具備一部完整的文學作品應當具備的要素。

  3、"五朵金花"一詞并不構成《五朵金花》電影劇本的實質或者核心部分。如果對其單獨給予著作權法保護,禁止他人使用"五朵金花"一詞,既有悖于社會公平理念,也不利于促進社會文化事業的發展與繁榮。

  4、本案原告并非經營者,且雙方并不同處于同類商業經營領域。被告生產的香煙所用的注冊商標與原告的電影文學劇本名稱雖然相同,但兩個相同的名稱下的內容卻各不相干。本案糾紛不屬于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范疇,原告主張被告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不能成立。

  在本案重新審理的過程中,本案另外一個原告王某浦由于庭外與被告曲靖卷煙廠達成了和解而撤訴。

  法院判決:

  駁回原告趙某康的訴訟請求。

  原告、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訴。

  【終審爭鋒】

  云南省高院再一次開庭對此案進行了公開審理,法院認為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是:

  一、趙某康是否因起訴時超過訴訟時效,從而喪失本案勝訴權;二、趙某康是否是電影文學劇本《五朵金花》的著作權人;

  三、曲靖卷煙廠將"五朵金花"作為商標使用是否侵犯著作權或構

  成不正當競爭。

  原告、被告雙方針對前述幾個焦點問題又一次進行了馬拉松式的庭審、唇槍舌劍,針鋒相對……。

  云南省高院認為:

  1、曲靖卷煙廠主張本案因趙某康起訴時已超過訴訟時效,從而喪失勝訴權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曲靖卷煙廠提交的證據不足以否定趙某康是劇本《五朵金花》作者這一事實,也無法證明該劇本屬單位享有除署名權以外的著作權的職務作品,故趙某康作為該劇本的作者之一,依法享有著作權。

  3、如果作品名稱具有獨創性,則作品名稱有一個獨立的著作權、正文又有一個著作權,那么基于同一部作品,相同的作者可以享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著作權,這既不符合法律邏輯,也不符合法律規定。

  4、《五朵金花》劇本是一部完整的文學作品,"五朵金花"四字僅是該劇本的名稱,是該劇本的組成部分,讀者只有通過閱讀整部作品才能了解作者所表達的思想、情感、個性及創作風格,離開了作品的具體內容,單純的作品名稱"五朵金花"因字數有限,不能囊括作品的獨創部分,不具備法律意義上的作品的要素,不具有作品屬性,不應受著作權法保護。

  5、趙某康主張曲靖卷煙廠用其作品《五朵金花》的作品名稱作為商標使用侵犯其著作權的觀點本院不予采納。

  6、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是平等的市場經營主體間在市場競爭中發生的法律關系,而趙某康并非市場經營主體,與曲靖卷煙廠也不存在競爭關系,此行為不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

  法院判決:

  1、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100元,均由趙某康負擔。

  【案件點評】本案被告曲靖卷煙廠代理人之一 李建明律師

  本案屬于國內首例作品名稱著作權侵權糾紛,由于電影《五朵金花》在上個世紀70年代是中國家喻戶曉的具有濃郁云南白族風情、展現大理美麗風光的紅色愛情金典影片、五朵金花也因此成云南大理的代名詞;原告趙某康以及王某浦是著名作家、原告趙某康是美國公民,被告云南曲靖卷煙廠是知名煙草企業,五朵金花牌卷煙馳名中外。所以引發媒體、社會公眾和學術界對本案的高度關注和討論爭鳴。

  1、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的規定,著作權法保護的客體是作品。所謂"作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的定義,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可見著作權法保護的是具有獨創性、系統完整性、固化為外在特定表現形式的作品,而不是這些文字所要反映的作者的價值觀念、思想內涵。

  具體而言,著作權法保護的是作為一個完整意義上作品的“電影文學劇本”的著作權,而電影文學劇本通常由劇本名稱、劇本主體內容、后記等組成,名稱只是劇本的一個代表符號,劇本名稱不等同于劇本,這如同人的姓名不等同于人,它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語言文字概念和法律概念。原告一直在試圖混淆“劇本”和“劇本名稱”這兩個概念。

  根據侵權法定的基本原則,不在法律保護范圍內的客體、不可能享有著作權;法律沒有明確規定為侵權的行為,也同樣不可能構成侵權,著作權法保護的是作者對劇本的權利,而不是劇本的名稱,換言之,作者對劇本名稱就沒有著作權。

  2、“金花”是泛指白族美麗少女,在云南大理叫金花的人隨處可見、例如筆者實地調查后發現:叫趙金花的婦女就有數十人。“五朵金花”也是自古就有的白族美麗神話, “五朵金花”并不具有法律上的獨創性。央視記者的實地調查表明“金花”一詞在白族民間確實是早有流傳:白族女孩乙:“我們這里屬于大理周城地區,金花就是白族女孩子,比較漂亮的女孩子就被稱為是金花了”。白族女孩丙:“金花就是白族最漂亮的女孩子的統稱,金花一詞是自古以來就有的”,這正好印證了筆者的觀點。

  3、只有以商業性的目的和方式,對一個完整意義上的電影劇本進行了使用(復制、演繹、翻譯、改編等),才可能侵害電影劇本的著作權。而被告曲靖卷煙廠并沒有上述任何一種行為,根據侵權法定原則,侵權從何說起呢?

  原告趙某康的《五朵金花》是電影文學劇本的名稱,被告曲靖卷煙廠的“五朵金花”是香煙的商標注冊,同時是依法注冊使用,兩者風馬牛不相及,沒有市場競爭關系存在,當然也就不可能存在原告趙某康所指控的,被告曲靖卷煙廠存在不正當競爭的嫌疑,因為,五朵金花牌香煙只可能與其他香煙之間存在市場競爭關系;五朵金花電影文學劇本同樣只可能與其他電影文學劇本之間存在市場競爭關系。

  本案經一審、二審、重審一審、重審二審。歷時4年,最終判決駁回原告趙某康的訴訟請求。法院的判決是客觀、公正、合法的。

  本代理人接受被告曲靖卷煙廠的委托后,對案情進行了全面深入細致的調查研究和分析、先后四次到大理、遠赴四川金堂、深圳等地走訪有關案件知情人,制定了周密的訴訟策略和方案,凝聚團隊的智慧和力量最終贏得了案件的徹底勝訴!

  【終審法律文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民事判決書

  (2003)云高民三終字第16號

上一篇:什么是商標撤銷,商標撤銷的事由由哪些
下一篇:如何認定實用新型專利與被控侵權技術特征相同或等同
?
久久青草视频,四虎精品免费永久在线,日韩欧美在线视频,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