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陰律師宋立波個人網站!

江陰律師

如何認定實用新型專利與被控侵權技術特征相同或等同

  如何認定實用新型專利與被控侵權技術特征相同或等同?

  ----一起實用新型專利侵權糾紛案代理思路

  [案情簡介]

  原告:上海某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公司)

  被告:宜昌某機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宜昌公司)

  案由:侵害實用新型專利糾紛案

  審理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原告上海公司訴稱:原告是“一種用于普通機床的珩磨工具”實用新型專利權人。原告在履行與上海某重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的“深孔珩磨機購銷合同”過程中,發現其廠房內珩磨機上安裝有侵犯原告專利的珩磨工具。該珩磨機上顯示由被告宜昌公司制造。原告認為,被告宜昌公司制造并銷售珩磨機上安裝的被控侵權珩磨工具的技術特征落入原告專利保護范圍,侵犯了原告的專利權,請求判令:1、立即停止侵權行為;2、被告宜昌公司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260萬元。作為被告宜昌公司的代理律師,針對本案存在的兩大焦點(被控侵權珩磨工具與原告的專利技術特征是否相同或等同,即是否構成侵權?如果侵權成立,則原告要求賠償損失的證據是否充分?)組織證據,編制證據目錄,研究法律適用,開庭審理時臨場發揮,靈活運用證據和法律辯論,最終一審法院判決,原告主張的實用新型專利侵權不成立,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一審判決后,原告未提起上訴。

  [律師辦案]

  李鐵祥律師代理被告宜昌公司積極應訴。律師認為,被告宜昌公司制造的被控侵權產品技術特征與原告專利既不相同也不等同,不構成侵權。原告主張的賠償數額計算依據不足,應當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一、被告被控侵權技術與原告的專利全部技術特征相比,有四個技術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二者存在實質性區別,不構成侵權。

  (一)、發明主題不同:原告是一種用于普通機床的珩磨工具,而被告是一種用于專用機床上的珩磨工具,與其他普通機床不能結合使用。

  (二)、珩磨桿不同。

  1、結構不同:原告的珩磨桿是開放式的,珩磨桿上連接的有進給機構,包括進給手輪,以及與手輪和內軸相傳動內、外齒輪。而被告公司的珩磨桿是兩端封閉的外表光滑的管,珩磨桿外表不接任何機構。

  2、工作原理不同:原告的油石進給是通過人工用物間斷性摩擦手輪改變珩磨桿內、外軸轉速來實現。屬于人工操作。而被告公司油石進給用電腦控制伺服電機來實現的,屬于電腦智能化控制。

  (三)、連接桿不相同也不等同。

  1、機構結構不相同也不等同。

  原告是莫氏錐柄連接,是一種機械領域公知的連接方式,普通使用,是公知技術。其結構由莫氏錐柄、和機床自帶的莫氏錐套兩零件構成。

  被告的連接桿為雙萬向節連接,是本機床的專用連接,由主軸外連接叉、圓環活結、轉動套、轉動螺釘、萬向節1、四方活結塊、活結銷、活結銷套、開口圓環、萬向節2、小外六方軸、桿接連接叉、芯軸、定位塊、擋銷、定位螺釘以及若干標準件組成,結構復雜,技術含量非莫氏錐柄連接可比。

  2、工作原理不同。原告的莫氏錐柄連接是自定心連接,只能在同一軸線上傳遞轉動。被告公司是專用雙萬向節連接,可以將轉動向任一軸線方向轉動。

  (四)、進給機構不相同也不等同。

  1、機械結構和安裝位置不同。

  原告進給機構,由手輪、進給手輪的內軸、以及之間傳動的內外齒輪組成,安裝在珩磨桿上。

  被告公司的進給機構安裝在主軸箱上,也就是機床上,不屬于珩磨工具的組成部分。

  2、工作原理不同。

  原告是通過人工手握進給手輪,使進給手輪受阻力停止或減速轉動,憑工人感覺和經驗判斷,不能定量,不能檢測。

  被告公司工作方式是由機床內的傳感器檢測磨頭的壓力,通過電腦與設置的壓力進行比對,分析運算,由電腦給出控制信號,控制伺服電機按指定的進給函數方程動態進給,是實時檢測,實時進給,可定量、定性,進給的數字可測可控。

  以上特征不同說明,被告被控侵權技術沒有覆蓋原告專利技術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沒有落入原告專利權的保護范圍。

  二、原告對專利產品的合理利潤計算依據不足,方法錯誤。

  1、原告以本公司珩磨機自己單方面制作的成本以及銷售價格為計算依據,是無效的。因為成本與銷售價格是原告單方面制作,不具有真實性、合法性。

  2、原告以銷售價格減去珩磨機成本,從而得出利潤,這種方法是錯誤的,完全沒有考慮公司的人力成本、管理成本、折舊成本、銷售成本等會計計帳應當考核的成本,不符合會計成本考核。

  3、原告的專利技術珩磨工具只是珩磨機的一個零部件而不是全部,而原告在用銷售價格減去珩磨機成本時,未能計算出珩磨工具本身的價值及其在實現成品利潤中的作用。

  [辦案心得]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人民法院判定被訴侵權技術方案是否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應當審查權利人主張的權利要求書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被訴侵權技術方案包含與權利要求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術特征,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被訴侵權技術方案的技術特征與權利要求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相比,缺少權利要求記載的一個以上的技術特征,或者有一個以上的技術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沒有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本案中,被控侵權產品沒有進給手輪、傳動齒輪,珩磨桿兩端封閉,不連接其他機構,而原告專利是通過進給手輪傳動珩磨桿再傳動到內軸,珩磨桿上設至少一個連接進給手輪的傳動機構。因此,被控侵權產品缺少了原告專利要求記載的進給手輪、傳動齒輪、珩磨桿上設傳動機構等技術特征,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特征沒有落入原告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據此,原告關于被告宜昌公司生產、銷售侵犯其專利權的指控不成立,不構成侵權。

上一篇:趙某康、王某浦訴云南曲靖卷煙廠著作權糾紛案
下一篇:成功代理侵犯商標權糾紛案例
?
久久青草视频,四虎精品免费永久在线,日韩欧美在线视频,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网站